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 陈冬:祖国,我们要为您飞得更高

陈冬:祖国,我们要为您飞得更高

   发布日期:2019-11-05 19:30:47  浏览次数:3300

70年前,仍在筹建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参加了共和国成立典礼的阅兵。在欢腾中,一群九架p-51野马战斗机和两架蚊子轰炸机飞过天安门广场。这几乎是当时人民空军的全部财力。飞机模型杂乱无章,真的没用。

70年后的今天,中国的载人航天计划已经进入“空间站时代”。今年年初,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宣布,中国空间站的核心模块计划于2020年左右发射。该空间站预计将于2022年建成并投入运行,轨道高度为340-450公里,可容纳3-6名宇航员在轨道上工作和生活。目前,空间站的核心模块和用于发射任务的新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正在开发和生产中。执行空间站任务的宇航员也按计划参加选拔培训。

宇航员是如何锻炼的?多苦,多快乐?几天前,记者采访了英勇的宇航员陈东,他执行了神舟XI号任务。

[字符文件]

陈东,汉族,1978年12月出生于洛阳。1997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被长春航空航天学院录取,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01年,他获得战斗机飞行和指挥文凭,进入驻扎在浙江嘉兴的空军一团。2010年5月,刘洋和王亚萍等7名飞行员正式加入航天员大队。2016年10月17日至11月18日,神舟XI号与景海鹏一起完成任务,并取得圆满成功。同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他“英雄宇航员”荣誉称号,并授予他“三级太空功勋奖章”。2018年1月,陈东和他的宇航员同伴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模范”荣誉称号。

“那是2016年11月9日,Xi主席来到载人航天工程指挥中心与我们交谈。”

几天前,在位于北京航天城的宇航员旅中,宇航员陈东回忆起神舟XI号任务中令人难忘的一幕,他的额头上洋溢着幸福和英雄气概。“当时,我和景海鹏司令正在做机械臂操作测试,地面科技人员通知我们Xi主席来了!我们赶紧停止手头的工作。主席亲切地问我们身体怎么样,生活怎么样,工作怎么样?视频非常清晰。我仍然记得主席说过:“我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密切合作,谨慎操作,并成功完成后续任务。祖国和人民期待着你的成功归来!听到主席的美言,看到主席熟悉的身影,我真的很激动。我永远不会忘记它。"

“当时,我们的天宫二号离地球约400公里,但我真的觉得我们实际上离北京很近。”他说。

太空中的33天是陈东一生中非同寻常的生活经历。

从未坐过飞机的年轻人,

决心翱翔天空。

每个人的青春,也许都会有几次心灵被“震撼”的经历。年轻人“震惊”的原因极大地影响了他们以后的生活选择和方向。

陈东难忘的震惊是他第一次跟随教练参加“六年级”训练。

“我坐火车去长春飞行学院报到。在那之前,我们一家人都没坐过飞机,我也从未从空中俯瞰过大片地区。翱翔天空一直是我的梦想。”陈东告诉记者,“我记得第一次发射发生在仲夏。从驾驶舱看,庄稼长势喜人,山东中部的土地是绿色的。多么令人震惊!”

陈东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他的父母都在洛阳的一家铜加工厂工作。陈嘉有两个兄弟,陈东有一个兄弟。1997年,陈东以良好的成绩参加了高考,但他的父母却有点欣喜若狂,因为他的大儿子已经是大二学生了,他家里还有一个大学生。即使他努力节俭生活,他也负担不起。“我父亲陪我去济南体检。他住在附近最便宜的酒店。”陈东的话充满了对他父亲的爱。“当我收到飞行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全家人都很高兴。这是免费的,我可以上大学。我父母从来都不想去餐馆。这一次,全家人破例去餐馆庆祝。”

"幸运的是,我的中小学班主任非常好."陈东说,“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很淘气。有一次,学校给老师点了菜,都堆在小操场上。放学后,我和我的同学发疯了,跳到食物堆上,又打又闹,还糟蹋了许多食物。当老师听到噪音并停下来时,我不知道这是一场灾难。但是杨老师没有骂我,而是温柔地对我说,老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结果,老师吃的食物不见了,将来我们应该为别人多想想。在杨老师的保护下,学校没有惩罚我,但我仍然记得她说的话。冬天,我的手冻裂了,当她看到时,她很难过,把我的手藏在心里,就像我妈妈一样。”

但是当他第一次进入飞行学院时,陈东并不容易。在新的训练中,陈东是班上最差的缝纫师。有一次,当班长把叠好的被子扔到走廊里时,他仍然很抗拒:“有必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吗?”直到老师告诉他“看似折叠被子实际上是士兵意志和风格的磨练和培养”,他才把折叠被子作为“从普通人转变为士兵的第一步”。更严重的是,他的体检结果是相互的。1500米标志是5分10秒。他必须跑7分钟,3个月后必须通过新兵考试。“我记得每天早上6: 30吹响拉力赛号码,我6点起床练习,腿上绑沙袋,晚上熄灯后练习俯卧撑。否则,我怎么能摆脱所有人?三个月后,我的体力提高了,体重减轻了10公斤。”

今年陈东飞行学员的淘汰率高达70%,有11名学员进入学校,只有3名学员单独飞行后离开。2001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飞行学院毕业,并被分配到驻扎在浙江嘉兴的空军某团,成为驾驶“五强”战斗机的飞行员。在接下来的11年里,他总共飞行了1500个小时,两次获得三等奖,成为飞行队的队长。

"战斗机飞行员和战斗机飞行员有什么区别?"记者问道。

“攻击机主要攻击地面,必须飞得尽可能近。战斗机主要是空对空作战,必须飞得很高。所以我心里一直不满意,总想换上战斗机,飞得越来越高。2003年,我看到杨利伟成为第一个飞上中国的人。2005年,费龙军和聂海胜成功完成了“神柳”任务。宇宙飞船能飞得比飞机高得多!我听说所有宇航员都是从战斗机飞行员中挑选出来的,所以我有了成为宇航员的新梦想。”

2009年,陈东参加了第二批宇航员的选拔和体检。陈东没有想到他的采访者是杨利伟。杨利伟问他,“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宇航员,你必须面对更大的风险,付出更多,并且不能照顾你的家人。你会坚持下去吗?”

陈东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成为宇航员队的一员,成为中国最高的飞行员。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过载8 g训练,

每年都必须达到标准。

2010年5月,陈东、刘洋、王亚萍等7名飞行员正式成为航天员旅的第二批航天员。报到当天,在太空代表祖国的宇航员在大门口迎接新成员。陈东非常兴奋能和他的英雄并肩作战。

宇航员的训练极其紧张和艰苦。转椅训练主要是锻炼人的前庭功能。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负责航天员选拔和训练的总工程师黄魏奋告诉记者:“有些人在第一个转弯就呕吐。当然,这样的人是不能被接纳的。我们招收的宇航员有一个良好的基础,但他们仍然需要通过特殊训练来保持和提高。”

“转椅训练是我的弱点,起初,每次我都翻出冷汗,头晕目眩。为了锻炼前庭功能,我买了一把电脑椅,有空的时候可以旋转并坐在上面,这样我的爱人就可以把我推来推去。”

在狭窄的环境中进行心理适应性训练是一项更加困难的测试。宇航员被限制在只有7平方米的封闭环境中,并被“剥夺睡眠”72小时。黄魏奋告诉记者,72小时不眠之夜绝对“没有辅助药物”,但科技人员会密切监控宇航员的生理指标,确保宇航员的健康不会受到损害。

“我觉得最大的困难是克服睡意,尤其是第三天凌晨四五点,虽然大脑已经清醒,但眼皮不可避免地会打架。幸运的是,我们是一个三人团队,每个人轮流唱歌和讲笑话。最后,进行了所有的实验和测试。"

然而,最“著名”的是超重的耐力适应性训练,它需要8克的过载,即体重的8倍。

陈东告诉记者:“当进行8 G的超重耐力训练时,你会感觉到8 G压迫着你的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甚至你的器官都暂时‘移位’,无法呼吸。你显然没有哭,但是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流出来。”

正是因为身体和精神测试非常严格,所以在训练时,左手边有一个红色按钮。只要你按下它,过载就会立即下降。“我们都知道,只要按下按钮,人们会立即感到舒适,但他们的梦会结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宇航员按下红色按钮。”

这是一支多么坚定的队伍啊!

这种“魔鬼般”的训练不是进入宇航员行列的“门槛式”测试,而是每年都必须通过的训练!

难怪人们都说飞行员值同样多的黄金,宇航员值同样多的钻石。宇航员的意志和金刚钻的一样坚定!

然而,认为宇航员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体育锻炼是错误的。黄魏奋告诉记者,宇航员的整个职业生涯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学习过程,涵盖8个类别的100多门学科,包括基础理论、对空间环境的适应性、空间技术、飞行程序和任务模拟、各种科学实验,以及发射场的人-船-箭-地联合检查。此外,宇航员的所有操作必须绝对准确和万无一失。例如,陈东已经为神舟飞船和天宫之间的人工交会对接进行了1000多次培训。

“毕竟,我已经离开学校,工作了十年。很难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这么多不熟悉的理论课程。”陈东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从不在下午12点前睡觉,也没有两天的周末。宇航员的教室里发生了两件有趣的事情:首先,每个人都站在教室的后面,害怕上课时打瞌睡;第二,教室里充满了精致的风和油的味道,这使得老师们特别精力充沛。”

神舟十一号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实施以来飞行时间最长、参加试验/实验人数最多的一次,共有38项任务。无论哪种测试/实验,他们都必须在地面反复训练,以确保飞行期间获得的测试/实验数据可靠有效。

我们的科学家和飞机,

它肯定会带我们安全回家。

2016年10月17日,我期待了几千天几夜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凌晨一点多,陈东起床,开始为发射做准备。他和总司令景海鹏将乘坐神舟XI号宇宙飞船飞入太空。

那一年,神舟五号发射时,火箭从顶部的逃生塔上脱落后,发动机和火箭体之间产生的约8 Hz的低频振动引起了与人体内部器官无法忍受的共振。26秒钟内,人体的耐力几乎达到极限。

"当你乘坐长征二号火箭时,你遇到过这样的共鸣吗?"记者问道。

“一点也不。自从神柳科技人员从事太空研究后,这种共振现象就被消除了。我们发射的火箭非常平稳,甚至感觉不到太多振动,就像乘坐太空版的“子弹头列车”。直到我扔掉整流罩,我才感到有点震惊。飞船立即沐浴在阳光中。当阳光洒进舷窗时,驾驶舱突然亮了起来。”陈东说。

这时候,陈东忍不住转头看着座位右侧的舷窗。这是期待已久的美:半深的空间,半蓝半白的地球,两者的交叉点是一个蓝色的弧线。

太空第三号的景海鹏问他:“酷吗?”

陈东脱口而出,“是的!”

在太空飞行开始时,失重是一种新奇而激动人心的经历,但很快“太空运动病”随之而来。因为失重,血液涌入头部,头晕,脑肿胀,甚至眼睛都微微凸出。幸运的是,“京哥”有过两次太空飞行经历,帮助他慢慢适应失重状态。

“在你之前,我们的宇航员已经连续33天没有进入太空了。你晚上能睡得安稳吗?”记者问道。

“起初我没有睡好,因为在太空中,人们实际上是站着、躺着、漂浮着的。我们站在固定在舱壁上的睡袋里睡觉。起初,我们总觉得我们的背没有躺在床上的把握,我们觉得有点“飘着睡着了”。然而,我睡得越多,我变得越踏实。首先,我白天的工作日程排得很满,人们已经习惯了,很快就睡着了。第二是知道有多少地面飞行控制中心的专家和我们在一起,即使我们睡着了也不眨眼。”

在这33天里,他们是宇航员、工程师、科学家、医生、饲养者和农民。特别是太空蔬菜种植实验填补了我国在轨植物栽培技术领域的空白,为受控生态生命支持系统在空间站上更大规模、更复杂、更精确的技术验证和在轨应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由于时间有限,不可能像电影《火星救援》中那样种植土豆。我们种植莴苣。”陈东告诉记者。

在失重状态下种植,如何脱颖而出,如何提供适当的营养和水分,既困难又具有挑战性。早在许多实地实验中,陈东和他的同事们就仔细探索了他们的经验。在充分了解空间环境的基础上,他们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并优化了其运作。在陈东和他家人的精心照料下,生菜在天宫2号发芽,几天内长到了10厘米以上。太空中生长的莴苣和结茧的蚕宝宝吸引了世界各地许多青少年的注意力。

就在飞船返回家园的前几天,陈东和他的妻子突然遭遇了语音通讯故障。“起初我给飞行控制中心打了电话,但没有人回应。我以为我不在交流区。我过会儿再打来,但我没有回应。”陈东说,“我们只是在摄像机前写下‘无线电通讯故障’,这样地面技术人员就能看到它。在与地面进行的3个小时的联合故障排除中,我们在摄像机前非常平静,并在手册空白页上写下“我们很好,请放心”来通知地面。与此同时,我们一直在分析是什么导致了失败,它会导致其他失败吗,我们会早点回家吗?”

听不到地面指挥和调度的声音,太空中的宇航员像断了的风筝。景海鹏说:“最糟糕的计划是我们可能回不去了。”

这是面对生死的挑战。

陈东说:“我们都相信我们的科学家和飞机一定会把我们安全地带回家。”

黄魏奋告诉记者:“他们真的做得很好!非常平静,整个故障排除过程按照平时的训练进行,不慌不忙,井然有序,一丝不苟。”

当语音通讯联系恢复时,陈东和景海鹏相视一笑。

重返地球的经历同样令人激动,尤其是当太空舱以每秒8公里的速度穿过“黑色区域”时。

在飞到离地面100公里的高度后,太空舱逐渐进入大气层。陈东说:“当太空舱高速进入大气层时,它会产生数千摄氏度的高温,并在太空舱周围形成电离层。无线电通信中断。通过舷窗,我第一次看到火焰点燃了飞船表面的防烧蚀涂层,剥落的红色碎片密集地飞过。很快,所有的舷窗都被遮住了,变黑了,但我能感觉到返回舱的发动机仍在工作。”

”开始时,杨利伟看到舷窗里有一条“裂缝”。你这次看到了吗?”记者问道。

“事实上,这不是舷窗玻璃上的裂缝,而是防烧蚀涂层上的裂缝。经过科学研究,“裂缝”现在已经完全消除了。陈东说。

穿越“封锁区”后最大的考验是什么?"

“那是降落伞打开的时候。首先,伞的伞盖“砰”的一声弹出,然后飞行员伞和主伞依次打开。返回舱的重力下降和主伞的上升力导致机舱剧烈摇晃,就像大风暴中的小船。我太激动了:主伞已经打开,我们安全到家了!果然,返回舱在短时间内稳定下来,直到着陆时再次反弹。我们立即发出切断降落伞的指令,太空舱立即停止。经过飞行和燃烧,我们再次回到祖国,我们的心是坚定的。”陈东说。

那是2016年11月18日13: 59,在内蒙古四子王旗太空着陆点。

记者笔记

宇航员家庭也是一个“英雄团体”

“吃苦耐劳的特殊能力,尤其是战斗的能力,尤其是解决关键问题的能力,尤其是给予的能力”。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宇航员大队,你首先看到的是载人航天的精神。当记者结束采访时,他对载人航天飞行的精神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事实上,不仅宇航员队伍是一个英雄集体,而且所有宇航员的家庭都是这个英雄集体的成员。

在陈东加入宇航员队伍的第二年,他的妻子王晓燕怀孕了。为了不分散丈夫的注意力,她独自回到了家乡浙江嘉兴。每次怀孕测试,医生都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好奇地问:“你的爱人为什么没来?”当然,王晓燕不能说她丈夫在执行什么任务。

双胞胎儿子俞军和李渔满月后,陈东才匆匆赶回嘉兴。他妻子没有责备他。

陈东总结道:“宇航员家庭也有‘四个特别的东西’:他们可以特别携带它们,另一半承担家庭中老人和孩子的所有照顾。我特别宽容。我家里有点小麻烦,也有自己的疾病。我从未告诉过我们,我必须独自忍受。尤其会“拖后腿”,因为训练日程安排得非常满,要全家人逛大街,聚一聚吃饭,总是“下次”;还有整个家庭的“特殊支持”。不仅父母和爱人全力支持,孩子们也非常明智。”

在陈东神舟十一号任务期间,宇航员团队安排了几次家庭电话。每次,王晓燕都问丈夫吃得好不好,说家里的老人和孩子都很好,她照顾他们让他放松。

俞军和李渔看着他们的父亲漂浮在太空舱里,给了他们一个筋斗。他们觉得空间很神奇。此外,这位经常不在家的父亲表现得非常好。

记者问陈东,“你未来的目标是什么?”

他毫不犹豫地说:“尽快返回太空。我将为我的祖国飞到一个新的高度!”

作者:特约撰稿人:宗赵盾,记者郑伟,编辑:赵正南,责任编辑:王兴


 
 

 
相关新闻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